您好,欢迎您来到福州通!

漳州18岁小伙看守所莫名昏迷 靠呼吸机维持生命

时间: 2014-10-22 08:17:33        来源:海峡导报    进入论坛
凡东南快报、东快网原创的新闻稿,未经明确授权,谢绝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法律顾问:福建谨而信律师事务所、福建吴浩沛律师事务所。东快热线:968977。
 

庄琨:手机里的儿子正在ICU深度昏迷


庄本奎的母亲悲痛欲绝


这张“收据”看起来更像合约

  在漳州市医院ICU病房里,18岁青年庄本奎已经深度昏迷一个多月,每天靠呼吸机勉强维持生命。医生说,最好的治疗前景,也只是个植物人。

  今年2月,庄本奎因参与抢劫被关押在漳州市看守所,之后被判处9年3个月徒刑。按计划,9月16日他将转往监狱关押,但9月15日,他突然“发病”,被送到医院救治时,呼吸、心跳一度停止。

  庄本奎到底发生了什么?其父庄琨说,他至今一点都不知情,漳州市看守所也未曾向他解释。

  事件:3天前还好好的,转监前突然进了ICU

  “他已经得到了应有的惩罚,为什么还要赔上性命?”昨天下午,已经在漳州市医院ICU门口守了一个多月的庄琨欲哭无泪。

  庄琨是湖南人,在漳州龙文区打工已经十年了,儿子庄本奎今年2月因为参与一起抢劫伤人案件被抓,被关押在漳州市看守所。他说,8月18日,儿子二审被漳州市中院判处有期徒刑9年3个月,按计划,儿子将于9月16日转往监狱关押。

  9月15日下午4时许,庄琨突然接到漳州市看守所电话,称他儿子快不行了,让他直接赶往漳州市医院。

  “3天前还在看守所见过他(儿子),当时人还好好的。”庄琨说,9月12日,他给儿子送去了一些冬天用的衣物,当时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而住院一个多月来,庄本奎一直处于深度昏迷状态,不能自主呼吸,只能靠呼吸机勉强维持着生命。医护人员介绍,病人9月15日送到医院时,呼吸、心跳都没有,脑部因缺氧时间过长而受到损伤,目前身上出现多处感染,最好的结果是保住命,但往后也只是个植物人。

  发展:办了“保外就医”,还办了“监外执行”

  据庄琨介绍,从9月15日住院至10月20日,庄本奎的医疗费用已经超过20万元。起初,漳州市看守所往庄本奎的医疗账户里打了10多万元,后来就没再打款,目前账户欠款已达到7万多元。

  庄琨向导报记者展示了一张“收据”,“收据”写道:“今收到漳州市看守所护理费、误工费一万五千元(注:在保外就医期间,住院治疗费至出院,一切费用由看守所负责)。护理费每天50元,误工费每天200元,暂付两个月。一旦发生意外,看守所将协助其家属处理好善后事宜。”落款是漳州市看守所,有看守所3名工作人员的签名,并盖有看守所的公章。“当时不知道儿子情况这么严重,不然说什么也不会签署这份协议。”庄琨称,9月16日这一天,他在连儿子的面都还没有见到的情况下,被带到了看守所,给儿子办理“保外就医”的手续。

  此后,为了便于治疗,庄本奎还完成了“监外执行”的程序。

  疑问:病发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在庄琨看来,18岁的儿子一直身体强壮,很健康。他为何突然住进ICU?此前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特别想知道真相,一开始就要求查看他(庄本奎)在关押期间的录像和相关材料。”庄琨说,但漳州市看守所一直回避这个问题,而他此前为了拿到看守所的钱给儿子治病,也没有过多追问。

  从漳州市医院庄本奎的病历看,看守所的工作人员曾向医生介绍,庄本奎在被送入医院之前,曾连日出现呕吐症状,并在昏厥当天出现发烧,此外没有更多说明。

  昨日上午,导报记者在漳州市看守所门口等了1个半小时,并电话联系了看守所副所长王如刚,“收据”签名显示,他是当时的见证人。不过,对方表示已向当事人的代理律师说明了情况,随后匆匆挂断电话。

  但庄琨的代理律师、福建均融律师事务所律师郑华辉称,看守所方面只是介绍了事发后如何积极进行救治,却没有任何有关病发前的情况说明。“我们要的是有关庄本奎事发前的视频监控、医疗记录、同监舍人员口供等材料。”

  此后,导报记者多次打通王如刚的电话,但都被转到忙音。

  回应:明天四方碰头,一起坐下来协商

  昨日中午,漳州市看守所的一名工作人员联系上导报记者,称看守所的领导已经将问题向漳州市公安局反映,计划于本周四(10月23日),由当事人家属、当事人家属代表律师、漳州市公安局、漳州市看守所四方碰头,“一起坐下来商讨,解决问题”。

  导报记者再次询问有关庄本奎病发前的原因,该工作人员称只是给领导传话,有问题周四碰头会上直接问。

  导报将继续关注事态进展。记者 沈华铃 郭钦转/文 张伟华/图

(网络编辑:陈婷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