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民被日本扣押 民进党为何噤若寒蝉?

时间: 2016-04-29 10:13:06        来源:中国台湾网
凡东南快报、东快网原创的新闻稿,未经明确授权,谢绝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法律顾问:福建谨而信律师事务所。东快热线:968977。
 

    日本作家村上春树曾描述一种好发于北极圈地区的“西伯利亚症候群”病症,据说是由于缺钙引起,这种病人的共通特性就是,醒来之后会忘却先前发生过的事。

    台湾《联合报》28日社论说,台湾距离北极甚远,但时值"政权"轮替期间,这种经常遗忘昨日之我的“西伯利亚症候群”,却接二连三发生在即将"执政"的民进党身上。从"两岸监督条例"、美猪、电价和“外交”议题,都可以看到症候发作的迹象。

    7年前马英九当局在美国压力下,决定有条件开放美牛进口,当时民进党籍“立委”陈亭妃痛批马当局“没有良心”,林淑芬更斥责马当局引狼入室,骂台湾“卫生福利部长”蒋丙煌是“混蛋部长”。而今,如今台湾准“农委会主委”曹启鸿改口说,连日韩都抵挡不住美猪叩关,台湾有能耐不接受吗?面对这样的政策大转弯,陈亭妃立刻改口说要让人民知道美猪没有安全疑虑;林淑芬则一度支支吾吾,不知如何以对。民进党的昨是今非,由此可见。

    台湾渔船“升丰十二号”去年误闯菲律宾海域,遭该国扣押,并以“盗渔”的罪名处以十万美元的罚款。当时民进党籍“立委”庄瑞雄质疑菲律宾片面指控台湾渔船盗渔,要求“外交部”强烈交涉,不能让对方予取予求,否则台湾民众“吞不下去”。庄瑞雄还嘲讽说,将来“立法院”不用编列船舰预算,只要编列“赎金”即可。时隔不到一年,屏东渔船“东圣吉十六号”在冲之鸟礁外海遭日本公务船无理扣押,庄瑞雄却低姿态地说,日本说我们的渔船擅闯其经济海域,不能和日本硬碰硬。

    问题是,“东圣吉十六号”真的擅闯日本经济海域吗?位于日本国境之南的冲之鸟礁,是加起来不过九平方米的小岛礁,顶多拥有12海里领海,但日本却大喇喇划上两百海里的经济海域,这根本违反了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规定的只有岛屿才能拥有经济海域的原则。对日本政府的鸭霸做法,即将执政且号称日本关系良好的民进党非但不据理力争,反而一片噤若寒蝉;这种态度,如何为渔民争取权益,为台湾争取尊严?如此低调,难道是民进党的“恐日症候群”?

    除了上述两个例子,民进党对于电价则从选前宣称“不涨”到选后转为要求马当局“勿降”,处处均可看到民进党“西伯利亚症候群”的症状。民进党之病,当然并非由于缺钙,而是因为在野时过度的政治操作及意识形态作祟,而失去了政治价值及自我认知的一致性。也因此,在醒来之后,他们先前的醉言醉语便成为人民检验其执政的标准。

    在“东圣吉十六号”扣押事件中,绿营“立委”黄伟哲不但不维护台湾权益,反而替日本说话,说此举是日本“打脸马当局”。这种媚日论调,足见其眼中没有台湾,没有渔民,没有台湾利益,只有政治仇恨。这样的心态如果不改,520之后,民进党对日本的姑息与谄媚,恐将成为台湾人民的一大梦魇。

    台湾在政党私心的操作下,不但为岛内议题争吵不休,在两岸政策及“国际外交”上更处处对立,互扯后腿。“西伯利亚症候群”也许不是一种致命的病,但是它所产生“昨是今非”的后遗症,却一点一滴地吞噬台湾的政治良知,也拖垮台湾的国际竞争力。

    台湾《中央日报》网络报28日也发表评论说,马英九当局对日本不合理的作为,立即召开“国安”会议,并透过“外交部”表达抗议。我们回顾这8年期间,马英九对于类似问题,可谓寸步不让,包括菲律宾枪击台湾渔船事件以及这一次日本扣留台湾渔船事件,均采严正立场。除了立场之外,台当局也展现了一定的实力,不论在理与力上,都能站得住脚,才能维护台湾的权益。对于日本在冲之岛礁附近的作为,马英九已再度召开“国安”会议,并发表三项声明,并且要全力护渔,要求台湾“海巡署”与“农委会渔业署”就当地公海捕鱼,提出具体护渔方案并立即切实执行。我们认为,这才是应有的高度与作为。

    这件事是否会在蔡英文新当局就职前落幕?我们认为不会,因为日本政府早已看穿了民进党新当局,其目的就是想藉新当局来扩张它的权益范围。从民进党上上下下的反应,我们大概也可以预知结果如何。民进党籍“立委”庄瑞雄认为台当局不能硬碰硬,而蔡英文更无一语片言,相对于民进党对诈骗犯的态度,有如天壤之别。只因对方是大陆,民进党可以为诈骗嫌疑犯发声,又只因日本,民进党可以为了辛苦讨海的渔民噤声。这样的当局,如何捍卫台湾的“主权”与“国格”呢?

    中国台湾网

(网络编辑:蒋成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