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最贪州长落网:

时间: 2017-04-30 11:36:57        来源:信息时报
凡东南快报、东快网原创的新闻稿,未经明确授权,谢绝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法律顾问:福建谨而信律师事务所。东快热线:968977。
 

 

在出逃6个月后,墨西哥贪腐象征、韦拉克鲁斯州前州长哈维尔·杜阿尔特终于落网。这位虚伪的前州长在任上时,以油滑的微笑为标志。

 

 

杜阿尔特4月15日晚在危地马拉旅游胜地、湖边城镇帕纳哈切尔的一家酒店被捕。

4月15日,墨西哥贪腐象征、韦拉克鲁斯州前州长哈维尔·杜阿尔特终于在危地马拉落网,并在第二天被关进危地马拉军方监狱。

因涉嫌洗钱和有组织犯罪,墨西哥方面去年10月对杜阿尔特发出逮捕令。今年早些时候,国际刑警组织对他签发逮捕令。截至落网时,他已经潜逃6个月。

落网

危地马拉酒店被捕

关进当地军方监狱

墨西哥联邦总检察长办公室4月15日证实,在危地马拉执法部门和国际刑警组织的配合下,畏罪潜逃的杜阿尔特15日晚在危地马拉旅游胜地、湖边城镇帕纳哈切尔一家酒店的大堂被捕。

由危地马拉警方发布的一张照片显示,杜阿尔特被捕时戴眼镜、身着灰色衬衫和黑色马甲,由两名国际刑警组织警员负责押送。

国际刑警组织危地马拉分支负责人曼努埃尔·诺列加说,杜阿尔特被捕时正与妻子在一家酒店。当被要求离开客房后,杜阿尔特来到大堂,整个逮捕过程没有发生冲突。

国际刑警方面的消息还称,墨西哥联邦总检察长办公室的相关人员敲响了杜阿尔特房间的大门,称他已被包围,劝他投降。杜阿尔特开门后,与相关人员谈了下,被允许单独回到房间里与妻儿告别,然后被押送着走下楼梯。

但按危地马拉执法部门的说法,杜阿尔特开始拒绝承认自己的身份。在警方停掉电梯、关掉WiFi后,他试图逃到酒店5楼,后被逼至墙角。

罪行

墨西哥贪官“代表”

至少侵吞38亿美元公款

43岁的杜阿尔特2010年起任韦拉克鲁斯州州长。这位虚伪的政客在任上时,以油滑的微笑为标志。

但多年来,墨西哥民众和政客一直都称杜阿尔特为犯罪者。

韦拉克鲁斯州一家新闻网站的老板米格尔·安赫尔·迪亚斯说,杜阿尔特已经成为墨西哥贪官的“代表”。

杜阿尔特上任不久,就曝出韦拉克鲁斯州官员携带130万美元现金坐飞机而被捕。当时,杜阿尔特的手下辩称,这些钱是用来举办一场庆典活动的费用。值得注意的是,这个活动由杜阿尔特妻子凯芮梅的一个堂兄弟组织。

去年5月,墨西哥新闻网站“动物政客”的调查记者推出了重磅报告,揭露了勾结在杜阿尔特周围的吸干墨西哥的一伙人,杜阿尔特的罪证才浮出水面。

杜阿尔特被控将韦拉克鲁斯州弄到接近贫困的地步,通过复杂的算计,经过无数官员、商人和家族成员之手,将公款变成他的私人资金。

官方层面上,墨西哥联邦总检察长办公室“含蓄地”指控杜阿尔特侵吞了大约2200万美元公款。

但墨西哥联邦审计办公室光计算了杜阿尔特6年州长任期中的3年,就发现至少有30亿美元公款不见或遭挪用。

“动物政客”网站记者阿图罗·安吉尔估算,杜阿尔特侵吞的公款至少达730亿比索,即约38亿美元。

以此计算,杜阿尔特在近6年州长任期内,每小时侵吞公款约7.6万美元!或者说,在他2130天的任期里,每天侵吞超过180万美元。

麻烦的是,杜阿尔特的“窃国”行为在去年5月的新闻报道之前,一直都是公开的秘密。假如仓促调查,可能会促使他潜逃。

任内卖假药 放纵贩毒集团

成千上万人被杀或失踪

韦拉克鲁斯州位于墨西哥湾,富含石油资源。在杜阿尔特任职期间,贩毒集团争夺地盘,该州暴力事件飙升,成千上万人被杀或失踪。

上个月,该州调查人员发现了一个乱葬岗,里面有超过三百颗头骨,几千块骨头碎片。从遗体的情况来看,这些遇难者可能死于几年前。

在杜阿尔特任职期间,韦拉克鲁斯州变成了墨西哥国内从事新闻业最危险的一个州,也是世界上十大对记者来说最危险的地方之一。据称,在杜阿尔特就任的六年间,至少17名记者被谋杀。

杜阿尔特的恶行还不止于此。墨西哥当局调查发现,他还涉嫌将卖给重病儿童的化疗药物换成蒸馏水。虽然未有明确数据显示有儿童因此丧命,但墨西哥民众的怒火已被点燃。

韦拉克鲁斯州现任州长米格尔·安吉尔·尤尼斯还指出,杜阿尔特还和一间巴西工程巨头签署了十几个可疑合同。而这间公司17日被美国法庭判罚史无前例的26亿美元,原因是贿赂了十几个拉美国家的官员。

出逃

获后任帮助

搭政府直升机出逃

2016年10月12日,因涉嫌侵吞巨额公款和参与有组织犯罪等,在距州长任期期满还差两个月时,杜阿尔特辞去州长职务。他当时义正言辞地表示,辞职是为了“面对针对他的错误指控”。然而,几天后他就不见了。

在消失前的最后一次电视采访中,杜阿尔特还公开说:“我是不会逃走的。”

他当时宣称从未盗用公共资金或把公款转移至国外,他拒绝承认与赢取政府合同的幽灵公司有关联,“我没有海外账户,我在任何地方都没有物业”。不过,墨西哥当局调查发现,与杜阿尔特相关的非法资金高达数百万美元,他在世界各地拥有超过十处豪宅、100多个银行账户。

墨西哥检察长办公室刑事调查科负责人奥玛尔·加西亚·哈法奇透露,杜阿尔特的逃亡得到了政府内部人士的通风报信与帮助。

在杜阿尔特之后上台的临时州长弗拉维亚诺·里奥斯后来承认,他提供了政府专用直升机,方便杜阿尔特出逃。

直升机七次改变路线,将杜阿尔特送到一辆准备好的汽车上,帮他逃到了边境的恰帕斯州,他再伺机逃到了危地马拉。然后,他通过当地的私人飞机在不同地点转移。

去年万圣节,在杜阿尔特“消失”前两周,一名墨西哥神父在推特上公开称杜阿尔特藏在恰帕斯,神父称得到消息,杜阿尔特躲藏处有重兵把守。神父还说,如果杜阿尔特出逃境外,那肯定是墨西哥政府的疏漏。

根据墨西哥当局的说法,警方早在那之前就获知了杜阿尔特的行踪。

墨西哥副检察长阿尔贝托·贝尔特上周透露,去年11月10日,墨西哥当局在恰帕斯机场抓获一名嫌疑人,该嫌疑人身上携带了两本印有杜阿尔特和妻子凯芮梅照片的假护照。这位很快被释放的人士,后来被曝是凯芮梅的堂兄弟。

贝尔特说,杜阿尔特案的关键点是4月14日、即他落网前一天。当时,杜阿尔特的小姨子带着丈夫、孩子登上一架飞往危地马拉的飞机,同行的还有杜阿尔特的孩子和岳母。为了顺藤摸瓜,当局故意放行。

疑点

妻子也有涉案嫌疑

却带着家人自由离境

曾在去年拿到墨西哥国家新闻奖的记者亚历杭德罗·阿吉雷指出,此案存在太多疑点和漏洞,他质问:“为何他的家人还未落网?”

阿吉雷的怀疑不是无缘由的。杜阿尔特的妻子凯芮梅此前是韦拉克鲁斯州的社会服务机构负责人,她保存着十多本详细的笔记,其中留下了清晰的线索,显示她极可能是丈夫的同谋。

这些笔记中满是银行账户号码、手绘的不法所得房产的地图——不仅有国内的还有国外的,记录下了这对夫妇的贪婪,更是其贪赃枉法的物证。

除了凯芮梅,她的家人看起来也涉入了他们的犯罪网络。凯芮梅的家人在美国和墨西哥都有不少昂贵的房产,到目前为止还没公开交代其来源。

今年2月,墨西哥警方突然搜查了位于恰帕斯的属于杜阿尔特姻亲的一栋房子,在其中发现了超过5万美元现金。这些钱与当局此前在墨西哥城杜阿尔特居所的发现相比,简直只能算零钱——当局在纸板盒子里发现了1200万美元现金。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凯芮梅的六七位亲戚都吃上了“皇粮”,一位堂兄弟当上了该州财政部一把手,另一位领导着该州通信部门。

即使围绕凯芮梅及其家人的各种疑问不断被提出,墨西哥副检察长依然表示,他们可以自由出入境。

19日,杜阿尔特提出不会接受引渡,除非墨西哥官方提出申请——这需要花几周时间,还有60天内必须提出申请的限期。

随后,杜阿尔特的妻儿和姻亲们离开了北美洲,出现在哥伦比亚机场,据称,他们从那里转机去了英国。

打虎

另一涉腐外逃州长

月初意大利落网

杜阿尔特是一周内第二名于他国被捕的墨西哥涉腐官员。本月9日,意大利执法人员在佛罗伦萨抓获外逃的墨西哥塔毛利帕斯州前州长托马斯·亚林顿,亚林顿除在墨西哥受到洗钱、诈骗、参与毒品走私和有组织犯罪等指控外,还被美方指认涉嫌于1998年至2004年先后担任市长和州长期间,收受海湾贩毒集团等毒品走私团伙数以百万计美元贿赂,用这笔钱在美国购入房产。

亚林顿的竞选资金也很有猫腻,墨西哥媒体认为他受到了海湾贩毒集团的资助,这当然是有回报的,海湾贩毒集团后来的发展与壮大得到了官方保护,乃至其旗下准军事化的暗杀小组后来脱离集团,形成了另一个贩毒团伙。

塔毛利帕斯州位于墨东北部,毗邻美国得克萨斯州。在亚林顿当政期间,时任美国得州州长小布什很欣赏他,称他为“朋友”。2000年,在小布什当选美国总统前几个月,他还公开表示:“托马斯(·亚林顿)非常棒,和他合作过很多次。”

墨西哥总检察长办公室说,国际刑警组织先前向亚林顿发出红色通缉令。

背后

他是“替罪羊”?

墨西哥执政党反腐力度大?

西方媒体分析,这两名前任州长的落网对于墨西哥执政党革命制度党而言是一则好消息,因为这两人曾经都是这一党派的成员,后又都被开除党籍。

此前,批评人士指责墨西哥总统恩里克·培尼亚·涅托政府在缉捕出逃贪官方面不作为。近年来,滥用职权、贪污腐败等丑闻一直困扰墨西哥政府。

成立于上世纪20年代末的革命制度党曾在墨西哥连续执政大约70年,2000年成为在野党。2012年,正是涅托领导革命制度党夺回执政地位。

不可不提的是,在2012年总统大选竞选期间,涅托曾盛赞当时的韦拉克鲁斯州州长杜阿尔特,称他为革命制度党“新政治一代”的“年轻”面孔代表。

此外,墨西哥当下仍有两位前州长在逃,一位是涉嫌贪腐的奇瓦瓦州前州长塞萨尔·杜阿尔特,另一位是亚林顿在塔毛利帕斯州的继任者欧亨尼奥·埃尔南德斯,美国政府以涉嫌洗钱的罪名通缉他。这两位前州长在任期内也都打着革命制度党的旗号行事。

在涉腐前州长亚林顿和杜阿尔特被捕后,革命制度党先后发表声明说,这一政党支持检方工作,要求对两人展开一切必要调查。

今年6月,墨西哥州、纳亚里特州和科阿韦拉州将举行地方选举。明年,墨西哥还将举行6年一度的总统大选。

杜阿尔特的被捕,也成了墨西哥大选的热点话题。左派候选人奥夫拉多尔是2018年大选的大热。上周,奥夫拉多尔公开抨击当局逮捕杜阿尔特背后“有政治动机”,韦拉克鲁斯州现任州长米格尔·安吉尔·尤尼斯则直指奥夫拉多尔和他的党派从“肮脏的”杜阿尔特那里获取资金。随后,奥夫拉多尔再爆惊人之语,在推特上直称杜阿尔特为“替罪羊”。

上周,32%的墨西哥评论专栏都将杜阿尔特一案视为墨西哥有史以来最恶劣的贪腐案。返回腾讯网首页>>

(网络编辑:hw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