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

特朗普准备将使馆从特拉维夫搬往耶路撒冷 国际社会普遍反对

时间: 2017-12-08 10:39:55        来源:新华社
凡东南快报、东快网原创的新闻稿,未经明确授权,谢绝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法律顾问:福建谨而信律师事务所。东快热线:968977。
 
\
12月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华盛顿白宫发表讲话
 
\
巴勒斯坦多地抗议美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
 
    新华社华盛顿12月6日电 美国总统特朗普6日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将启动美驻以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往耶路撒冷的进程。此举终结了美历任总统在耶路撒冷归属问题上持有的中立立场,美国政府首次在触及巴以核心矛盾的问题上公开力挺以色列。
 
    特朗普的表态引发国际社会的普遍反对和担忧。分析人士指出,特朗普的做法将严重阻碍巴以和平进程,并将给动荡不安的中东地区带来更多不稳定性。
 
    特朗普惊人表态
 
    在当天的电视讲话中,特朗普说,作出这一决定是“对现实的承认”,也符合美国利益。他同时表示,已责令国务院开始准备使馆搬迁工作。
 
    从以色列1948年建国至今,历任美国总统均未承认过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
 
    在6日的讲话中,特朗普表示,美国将继续致力于推动巴以和谈进程,并支持由巴以双方认可的“两国方案”。他还表示,副总统彭斯将在未来几天访问中东,向该地区盟友重申美国打击激进主义势力的决心。
 
    美国政府高级官员5日晚在白宫记者吹风会上说,因涉及人员和安保等问题,新使馆的建设和搬迁预计耗时数年。
 
    美国国会1995年通过“耶路撒冷使馆法案”,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要求政府于1999年5月31日前在耶路撒冷设立美国使馆,但允许总统出于国家安全利益考虑推迟该期限,并须每6个月向国会通报一次。该法案出台后,多任美国总统均不断推迟在耶路撒冷设立美国使馆的期限。
 
    事实上,去年竞选总统时特朗普就承诺,一旦当选将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不可分割的首都”,并会推动将美国驻以使馆迁至耶路撒冷。他上任后也多次公开表示,迁馆“从来不是会否实施的问题,而是何时实施的问题”。
 
    国际社会普遍反对
 
    特朗普宣布相关决定后,除了以色列表示欢迎,国际社会普遍表示严重关切和反对。
 
    巴勒斯坦总统府发言人阿布·鲁代纳5日晚表示,巴方坚决反对美国将驻以使馆从特拉维夫迁至耶路撒冷的决定,这一决定意味着美国正式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将对中东地区乃至全世界的安全稳定产生“严重后果”。
 
    埃及总统府5日发表声明说,埃及总统塞西警告,美国计划将其驻以色列使馆从特拉维夫迁至耶路撒冷将“使中东地区局势复杂化”。
 
    阿盟秘书长盖特5日表示,美国驻以使馆计划搬至耶路撒冷是“危险”之举。这一决定一旦作出,将对中东地区安全与稳定产生严重影响。
 
    据埃及官方通讯社中东社报道,阿盟将于9日召开部长级紧急会议,商讨阿盟对美国可能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将驻以使馆搬迁至耶路撒冷的对策。
 
    土耳其总统府发言人卡林6日说,土总统埃尔多安已邀请伊斯兰合作组织成员国领导人于13日在伊斯坦布尔举行会晤,共同磋商美国或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一事。埃尔多安5日警告说,美国如果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可能导致土耳其与以色列断交。
 
    意在兑现竞选承诺
 
    耶路撒冷问题如此敏感,为何特朗普选择当下这个时机,罔顾有关方面的反对,一意孤行用意何在?
 
    美国智库威尔逊中心中东问题专家阿伦·戴维·米勒认为,特朗普选择在此时宣布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可能是因为他想兑现竞选承诺,也可能是他想尝试些“前任总统没做过的事”。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副所长孙德刚认为,当前针对特朗普政府的“通俄门”调查升级,特朗普此举有转移舆论焦点的考虑。为赢得国内保守主义人士、亲犹太团体等势力的支持,特朗普“铤而走险”。
 
    从外部来讲,此举也许有其他深意。来自美国大西洋理事会的芭芭拉·斯莱文直言,美国在巴以问题的斡旋努力可以视为“一块遮羞布”,其重点是与地区大国沙特阿拉伯交好,推动地区盟友之间的关系,以期进一步遏制伊朗。
 
    然而,承认耶路撒冷地位的决定也有可能带来“不可预知的结果”。斯莱文指出,美国此举“将会强化伊朗”作为地区领袖的领导力,而这将损害美国与中东地区其他盟友的关系。
 
    中东动荡或加剧
 
    分析人士认为,特朗普这一举动不仅会给美国招来整个伊斯兰世界的怒火,对巴以问题和整个中东局势也是火上浇油。
 
    耶路撒冷问题是阻碍巴以和平进程的主要症结之一。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达雷尔·韦斯特说,特朗普此举改变了此前美国在巴以问题上相对中立的态度,明确倾向以色列无疑将刺激巴勒斯坦一方,未来会令巴以和谈进程更加艰难。
 
    美国总统与国会研究中心副主任丹·马哈菲认为,特朗普政府或许认为当前的巴以问题局面是“一潭死水”,希望通过迁馆的举动搅动局势。这种做法将会惹怒阿拉伯世界,并可能引发中东地区出现更多暴乱。
 
    孙德刚认为,特朗普的做法将给地区带来深刻影响。首先,巴勒斯坦问题恐将重新成为中东热点问题的重中之重;其次,中东极端势力可能会趁机坐大;第三,沙特、阿联酋、约旦、土耳其等中东国家政府将在国内面临巨大压力,不得不采取强硬措施,不排除土耳其与以色列断交的可能性。
 
    以色列巴伊兰大学教授埃坦·吉勒博阿称,巴以和谈的走势暂不明朗,“现在判断特朗普的表态将把巴以问题推向何方,还为时尚早”。他说,特朗普的表态仅是声明立场,并未说明何时在什么条件下将使馆搬向何处,“这也许会让和谈继续停滞,也许会推动和谈新篇章”。

新闻分析 
特朗普为何要走这步险棋
 
    新华社北京12月7日电 险棋入盘,落子无悔。对于这一宣布可能触发的中东混乱加剧、反美情绪高涨的局面,特朗普不会没有预估和权衡,那么,这一不寻常举动在特朗普看来又能给美国带来什么呢?
 
    是险棋更是猛药
 
    耶路撒冷被中东各国穆斯林视为除麦加、麦地那外的第三大圣地。显然,宣布耶城为以色列首都,是一个将牵动整个中东大棋局的“险棋”,将给美国带来不少可预见的后果。例如,美国在以色列之外中东国家的威信将进一步下滑,美国与中东传统盟友之间关系将蒙受考验,反美极端势力可能进一步扩大阵营等。因此,以往多届美国政府在是否承认耶城首都地位问题上“打马虎眼”,就是避免激起中东民愤。
 
    在特朗普看来,中东越发混乱,美国获利面越大,赢点更多。约旦、沙特等美国在中东的传统盟国,很可能会为了维护自身安全加大对美国的依靠,美国在中东的利益将会进一步得到强化。
 
    打着“让美国再次伟大”口号上台的特朗普,如今需要一个“让美国再次伟大”的理由。他未必担心中东陷入新的混乱,他甚至需要为美国塑造一个“最危险敌人”,激发美国民众的“斗志”,增强“凝聚力”。为了让美国重新亢奋,特朗普不惜下这步险棋,因为“猛药疗效快”。
 
    在反恐层面,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新近遭受重击。宣布耶城为以色列首都,可能让恐怖势力加剧集结和扩大。但特朗普并不惧怕拿恐怖主义作目标。因为同其他潜在对手相比,恐怖主义更危险,也更容易让美国民众感到恐惧,最适合被当做敌人。
 
    同入境限令一脉相承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4日裁决,特朗普上台后执意推出的一项政令全面生效。根据这项政令,乍得、伊朗、利比亚、索马里、叙利亚、也门和朝鲜公民将被限制入境,其中前6个国家都是穆斯林在其人口中占绝大多数的国家。
 
    特朗普在联邦最高法院做出上述裁决仅仅两天之后,宣布承认耶城为以色列首都,这绝不是巧合。实际上,两项决定一脉相承,其中包含了相同逻辑。
 
    同入境限令一样,特朗普政府数月前放风说将承认耶城为以色列首都之后,在国内外引起很大争议。中东许多国家和美国部分媒体都警告,此举将给略有缓和的中东局势和稍有进展的反恐斗争带来负面影响,连带也会损害美国在中东的利益。
 
    按常理判断,在此期间,美国相关部门也会在特朗普总统授意下,对该决定会带来什么后果进行风险评估。而商人出身、精于计算的特朗普本人,也一定会对此举的失与得进行一番权衡。在这种情况下,特朗普依然做出了上述决定。显然,在他看来,此举将给美国带来的好处要大于损害。
 
    绑紧同以色列关系
 
    在持续30多年的美苏冷战期间,以色列一直是美国在中东的最重要盟友,被美国视为其“中东桥头堡”。冷战结束后,以色列对于美国的重要性有所下降。自从恐怖主义在中东抬头以来,一方面巴以问题在相当长时间被边缘化,另一方面美以关系被一些美国人视为美国在中东的“负资产”。
 
    在特朗普前任奥巴马执政后期,美以关系陷入低谷。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访问美国,受到奥巴马冷遇。2016年12月23日,距奥巴马卸任不到一个月,美国对联合国安理会要求以色列停止在巴勒斯坦被占领土上兴建犹太人定居点的决议投下弃权票,使得这项决议得以通过。美以关系受到沉重打击。
 
    特朗普上台后,一直想努力恢复和提升同以色列的关系。然而,对于特朗普来说,更重要的是要保证美以关系将来“经久不衰”,因此必须夯实两国之间的共同利益。无论中东局势今后走向何方,两国都应该相互依赖,很难割舍,这也许就是特朗普承认耶城为以色列首都所要达到的目的之一,也是他想得到的另一个好处。
 
新闻背景 
耶路撒冷到底有多重要? 
 
    新华社北京12月7日电 耶路撒冷问题是阻碍巴以和平进程的症结之一。以色列在1967年占领东耶路撒冷后,单方面宣称整个耶路撒冷是其“永久、不可分割的首都”,而巴方则要求建立一个以东耶路撒冷为首都的巴勒斯坦国。特朗普的决定,势必破坏巴以和平进程,增加中东局势的不稳定。
 
    耶路撒冷是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的共同圣地。全城由旧城(东城)和新城(西城)两部分组成,面积约176平方公里。旧城是巴勒斯坦人主要居住区,新城主要是犹太人居住区。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巴勒斯坦成为英国的托管地,耶路撒冷是巴勒斯坦托管地的首府。后来,英国由于无法控制巴勒斯坦局势,宣布从巴勒斯坦撤走其军队,并将这一问题提交联合国。
 
    1947年11月,联合国大会通过第181号巴勒斯坦分治决议,规定在巴勒斯坦领土上分别建立犹太国和阿拉伯国,耶路撒冷国际化,由联合国管理。
 
    1948年,第一次中东战争爆发,耶路撒冷被分为犹太人为主体的以色列辖区(西耶路撒冷)和巴勒斯坦人居多数的阿拉伯即约旦辖区(东耶路撒冷)。1950年,以色列自行宣布耶路撒冷为其首都。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爆发后,以色列占领了东耶路撒冷。1980年7月,以色列议会通过法案,单方面宣布整个耶路撒冷为以色列永久首都。
 
    自1967年占领耶路撒冷以来,历届以色列政府奉行耶路撒冷犹太化政策,在耶路撒冷的东、南、北三个方向的巴勒斯坦土地上修建了一连串定居点,并力图把这些“卫星城镇”并入耶路撒冷,以改变耶路撒冷的人口结构。
 
    巴勒斯坦人从1965年起走上了独立开展武装斗争的道路。
 
    1988年11月15日,巴勒斯坦全国委员会第19次特别会议通过了《独立宣言》,宣告成立以耶路撒冷为首都的巴勒斯坦国。
 
    在国际社会的斡旋下,上世纪90年代初,巴以开始和谈历程。1993年,巴以双方在华盛顿签署的第一个和平协议规定,耶路撒冷问题将在巴以最后阶段谈判中解决,此前任何一方均不得采取单方面的行动改变现状。由于巴以分歧巨大,双方一直未能签署永久性和平协议。
 
    巴勒斯坦一直谋求在1967年边界基础上建立以东耶路撒冷为首都的巴勒斯坦国。2012年,第67届联合国大会通过决议,给予巴勒斯坦联合国观察员国地位。但迄今,一个拥有独立主权的巴勒斯坦国尚未建立。
 
    国际社会普遍不承认以色列对耶路撒冷拥有主权,很多和以色列有外交关系的国家把使馆设在特拉维夫,而非耶路撒冷。

(网络编辑:毛哥)